旗下澳洲酒庄业绩“变脸”难回本,张裕A为何还要加码?

当澳大利亚葡萄酒希望重返中国市场之际,“国产葡萄酒一哥”张裕A(000869.SZ)决定加码旗下澳洲酒庄。

12月12日盘后,张裕A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收购澳大利亚歌浓酒庄有限公司部分股权的议案》,决定以39.11万澳元(约合人民币184.90万元)收购 Woodvale Vintners Pty Ltd 和 WJ Duthy Holdings Superannuation Fund 持有的澳大利亚歌浓酒庄有限公司(下称“歌浓酒庄”)1.5%股权。

界面新闻注意到,截至此次公告前,张裕A持有歌浓酒庄97.5%股权,此次收购完成后,公司持有歌浓酒庄的股权比例将进一步上升至99%。

针对加码旗下澳洲酒庄,界面新闻致电张裕A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进一步增持歌浓酒庄,实际是公司自收购歌浓酒庄以来的“正常操作”,符合公司中长期发展目标的要求,下一步可能会继续收购歌浓酒庄余下的1%股权。

收购标的业绩“变脸”

实际上,张裕A早在2017年就开始布局这家位于南澳大利亚州的酒庄。

公开资料显示,歌浓酒庄设立于1997年,位于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市克莱尔山谷产区,是一家生产销售中高档价位葡萄酒的公司。时任总酿酒师 Kevin Mitchell 及父亲 Mort Mitchell 均有超过20年的葡萄酒行业经验,并拥有在克莱尔谷一个世纪之久的家族葡萄种植及葡萄酒酿造传统。

歌浓酒庄自创立以来,曾获多项荣誉,曾被专业人士被评为2013年“澳大利亚年度最佳酒庄”,并连续多年被评为“双红五星酒庄”。

2017年12月,张裕A发布公告称,决定以自有资金2060.5万澳元(彼时约合人民币1.06亿元)的价格现金收购11个交易对方所持有的歌浓酒庄80%股权。

在张裕看来,尽管歌浓酒庄规模较小,但其产能扩充的弹性较好,且品牌美誉度较高,有利于扩大市场影响。按照约定,歌浓酒庄的主要股东及管理层(总经理和总酿酒师)将在5年内保留公司股权,这有利于建立合理的公司治理架构,保证公司经营与管理的稳定。

据界面新闻梳理,2019年10月8日、2020年11月26日,张裕A又分别收购了少数股东持有的歌浓酒庄2.5%、15%股权,其中收购15%股权作价391.13万澳元。截至本次公告前,张裕A持有歌浓酒庄的股权比例达到97.5%,并形成商誉3706.31万元。

按照张裕原本的计划,收购歌浓酒庄后,公司下一步将会把歌浓酒庄的产品纳入张裕的渠道在中国市场销售,有利于较快形成销售规模。

据张裕彼时测算,若不考虑其产品在中国市场销售获得的收益,公司要收回投资本金,约需15年;若一并考虑其产品在中国市场销售获得的收益,公司要收回投资本金,约需6-7年。

时至今日,距离张裕A收购歌浓酒庄已经过去了六年时间,歌浓酒庄的投资本金是否已经收回?对此,张裕A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回应称,“目前还没有收回,应该说差得还比较大。”

界面新闻注意到,自被张裕A收购以来,歌浓酒庄的财务状况突然“变脸”。

对比已披露的财务数据不难发现,歌浓酒庄2021年实现营收4881.54万元,净利润114.14万元;2022年实现营收4729.03万元,净利润68.74万元。

此外,2018年歌浓酒庄实现营收5764.89万元,净利润仅21.79万元;2019年歌浓酒庄实现营业收入5639.91万元,净利润也只有46.34万元。

而在收购当年,即2016年6月30日至2017年6月30日,歌浓酒庄实现营业收入1105万澳元(约合人民币5746万元),净利润126万澳元(约合人民币655.2万元)。

从上述收购之后四年的财务情况看,歌浓酒庄平均每年的净利润约为60万元,几乎相当于收购之前的十分之一。按照这一盈利水平,张裕A想要收回成本似乎遥遥无期。

贸易缓和带来机遇?

在尚未收回投资本金的情况,张裕A如今为何再次加码歌浓酒庄?

对此,张裕A在公告中称,此举符合公司中长期发展目标的要求:

按照此次收购价格计算,歌浓酒庄目前的估值约为2607.33万澳元,与公司三年前收购15%股权时作价几乎相同(彼时估值约2607.53万澳元)。

值得关注的是,自张裕A收购歌浓酒庄以来的六年时间里,中国商务部曾对澳大利亚原产葡萄酒进行“双反”调查,导致歌浓酒庄葡萄酒难以进入国内市场,其打算将歌浓产品纳入张裕渠道在中国市场销售的打算暂时落空。

2021年3月26日,商务部发布2021年第6、7号公告,裁定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存在倾销和补贴,决定自2021年3月28日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相关葡萄酒征收反倾销税,各公司反倾销税税率为116.2%-218.4%。反倾销税实施期限为5年。

而在此之前,澳大利亚葡萄酒以零关税的优势在中国市场长期占据主导地位。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共进口澳大利亚葡萄酒14757.7万升,进口额8.6亿美元,占中国市场进口酒总额的35.5%,而到2020年1-6月,这一比例已增长至40%。

根据澳大利亚葡萄酒协会公布的数据,自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双反”以来,澳大利亚对华葡萄酒出口大幅下降,截至2023年6月的12个月中,澳大利亚对华葡萄酒出口仅为810万澳元、100万升,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商的数量也从峰值的2382家降至115家。

上述张裕A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贸易纠纷,目前歌浓酒庄产品主要在澳洲国内销售,这对公司收回投资成本起了一定负面作用。

界面新闻注意到,近期关于澳洲进口葡萄酒再次回归的松绑信号不断。

10月31日,澳大利亚葡萄和葡萄酒协会向商务部提交《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复审的申请》,请求商务部就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的必要性进行复审,并根据复审结果取消措施。

在此背景下,商务部近日发布公告,决定自11月30日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所适用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发起复审调查。

对此,上述张裕A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放开后有可能会带来一些正面影响”。

不过需要强调的是,在张裕A的产品序列中,国产葡萄酒仍占绝对主导地位,而澳大利亚葡萄酒只占其进口酒中的一部分。因此,假如中国对澳葡萄酒“松绑”,对张裕A无疑是一把双刃剑,将对其国产酒产生冲击。

张裕A表示,“贸易关系缓和可能会促进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到中国,加剧国内市场竞争 ,但影响很有限”。

从二级市场来看,张裕A股价自今年8月以来一路向下,并于12月11日创下24.26元/股的近一年半以来的新低。截至12月12日收盘,张裕A报24.95元/股,较前期33.45元/股的高点累计下跌超2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国新闻网 » 旗下澳洲酒庄业绩“变脸”难回本,张裕A为何还要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