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在冰场

只要冬天要来了,我的心就开始翩翩起舞:大大的雪、厚厚的冰、堆起红胡萝卜鼻子的大雪人、冰场上尽情地挥洒欢快的笑声……

雪天能点燃我的兴奋与激情,顾不上小脸和小手冻得又红又肿,只要一放学,就迅速跑回家,背起冰鞋奔向冰场。

最初的冰鞋是一双花样冰鞋,很大,是成人穿的,我的小脚丫穿进去像套上了两只大船。于是,妈妈给我套进去一双厚厚的毡袜,又穿了好几双厚袜子,才勉强撑满了冰鞋。站在冰面上也是晃晃悠悠的,冰鞋左倒右倾的,滑起来有些滑稽。好在冰刀是双刃的,比速滑刀和球刀要厚得多,刀前面有突出的弧状齿牙,轻轻一蹬就能滑走。

能拥有一双冰鞋的孩子真的很幸运,冰场上虽然有好多与我同龄的孩子在尽情玩耍,但他们大多都是在冰面上奔跑或打出溜滑儿,能穿上冰鞋滑冰那可是令人羡慕的事。我刚到冰面上时根本站不住,两腿发抖,像只南极的企鹅,摇摇摆摆,几步一摔。有时还会摔个倒仰,屁股又痛又麻。摔了多次以后,就慢慢找到了窍门,只要猫着腰,重心在前就不会仰着摔了,摔跤时用肩着地,并顺势一滚就不会摔疼了。我看见体育老师在教大学生们滑冰的要领,就在一边细心地听、用心地学。两脚张开成V字形与肩同宽约45度,前进时脚呈外八字,右脚前进时,右脚稍稍压外刃,左脚则稍稍压内刃,右脚用力滑出去,左脚用力推,重心稍微移往右前方,然后就让右脚滑行一阵子,再换左脚将重心放到左脚上。重心是很重要的,熟悉重心转移的感觉是学会滑冰的关键。

我很快就在冰面上滑行自如了。滑冰能上瘾,这是真的。背着冰刀往冰场走的路上,心情就像花儿开一样,甭提有多畅快了。那时的冬天格外冷,手露在外面不一会儿就被冻僵了。来到冰场边上,只能坐在雪堆上先穿一只冰鞋,然后把手抄在棉袄的袖子里暖过来后再穿另一只。滑上几十分钟,脚就被冻木了,只好脱下冰鞋把脚放到棉鞋里暖一会儿,等暖过来后再穿上冰鞋继续滑。每次滑冰几乎都得反复穿七八次冰鞋,麻烦却也无奈。滑完回家,身上像散了架一样的疼痛,但却相当的开心。有时脚丫还会被冻伤,红肿起来又疼又痒,这时妈妈就会用脚盆在院子里盛半盆雪,用雪来给我搓脚,那一刻我满脑子里还是滑冰时的酣畅淋漓!

记得一位老师是花样滑冰专业队下来的,我就常常跟着他练,他教给我动作要领与技巧,跳跃、旋转、接续步、燕式步、点冰跳、蹲踞式旋转等等。

等我长大了一些,就不再滑花样了,那时觉得只有滑速滑才最神气最过瘾。于是,我又让爸爸帮我借了一双速滑冰鞋,专心练起了速度滑冰。起跑、直道滑行、弯道滑行、背手、摆臂、单脚刹车、双脚刹车……滑冰对提高心肺功能效果非常好,滑跑、蹬冰还可增强腿部力量,还可培养和提高运动素质,提高力量、耐力、协调能力和柔韧性。

那些站在场边上眼巴巴看着别人滑冰的男生们,有时也会使点坏水,趁人不在偷偷往人家的棉鞋里灌雪,或者干脆就藏鞋,让你滑得好,叫你找不到鞋。女生们则是最文明最虔诚的,她们站成一排有说有笑的,头戴的花头巾、毛围脖和身穿的花衣服都是冰场上夺目的亮色。

随着滑冰水平的日渐提高,我的速度也越滑越快。冰场上最害怕的就是那些刚学会滑的人,却总是在跑道上晃悠,时刻都要躲闪着提防这些人,有时也会撞个人仰马翻。我还怕冰面上的冰缝子,弄不好冰刀就会插到里面,人跌倒了不要紧,只怕伤到脚踝。会滑冰的人总要把冰缝子考察清楚,做到心知肚明才敢快滑。

日月如梭,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虽然很多年没在滑冰场上驰骋了,但心依旧紧紧地系在光洁的冰面上。那冰面上的蓝天、那翩跹的雪花、那亮闪闪的冰鞋、那自由滑翔的优美的姿势、那旁边观看的女孩们兴奋的眼神……冰场上升起彩色的梦,这绚丽的色彩为自己铺就了一条彩色的路和彩色的人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国新闻网 » “舞”在冰场